• 海鸥文学

    当前位置:小说大全

    掐腰宠在线阅读-掐腰宠小说结局

    顾嘉与许优 时间:2023-03-18 20:50:40

    小说简介:女主顾嘉与许优的言情小说叫《掐腰宠》,顾嘉与著。讲述的是闪了一下,这男人真的很帅,不仅脸好看,背影也帅得一塌糊涂。就算没有爱,也算是她修来的福分了。“叮~”电梯门打开许优迈着小碎步跟着顾嘉与进了另一架电梯。她掏出...

    掐腰宠在线阅读-掐腰宠小说结局

    顾嘉与递给了许优一件米白色的大衣。语气坚毅,像是命令般,让许优不得不听话。

    纵使心里一万个不乐意,但人在屋檐下,哪能不低头。

    许优只好愤愤的拽下大衣,撇了撇嘴,懒洋洋地套着大衣。

    “下午你一个人在啬区好好休息,我处理完事情就回来做饭。”顾嘉与没有看许优,转身打开了房门。

    在他看来,这不过是他应尽的职业,没有太大的感情夹杂在里面。

    他下午不在家?太好了!

    许优看着顾嘉与的背影眼里闪了一下,这男人真的很帅,不仅脸好看,背影也帅得一塌糊涂。

    就算没有爱,也算是她修来的福分了。

    “叮~”电梯门打开

    许优迈着小碎步跟着顾嘉与进了另一架电梯。

    她掏出手机想要看看最近的新闻,刚解锁就被顾嘉与抢了过去。

    “这几天你好好休息,想想商业报告该怎么组织语言,别的事情你就不要关心了。”

    随即,便将她的手机关了机。

    许优无语地撇了撇嘴,转念想想顾嘉与说的话有点道理,就没再做声。

    十几秒后,电梯门再次打开,外面是一片停车场。

    里面零零散散地停着几辆豪车,顾嘉与的那辆大众与这里显得格格不入。

    王新扶了扶额头,他已经等候多时。

    见两人一起出来,王新的眼珠子已经转了3600圈了,大脑已经烧到主机了,顾二爷竟然会亲自拎东西。

    还好他带着墨镜,不然真的要在二爷面前失态了。

    看来顾二爷疼爱老婆的程度完全超出了他的想象,还以为他这个工作狂会打破顾家的祖训呢。

    到头来不还是个老婆奴吗?

    “二…顾先生,菜已经买好了?”王新指了指大众的后备箱。

    “嗯。”顾嘉与点了点头没看王新一眼,放好行李袋后,帮许优打开了副驾驶的车门。

    但是许优可没想要马上回去,她看了眼王新,王新毕恭毕敬的样子让她嗤笑,她朝王新挥了挥手。

    “都有哪些菜啊?”许优走到王新面前,语气轻柔地询问。

    “青菜,豆腐,鲫鱼…”

    许优汗颜,这些菜好像好几天前吃过了!

    这是要吃多少次啊。

    “怎么又是这些菜?”许优皱了皱眉头,失望的抱怨着。

    “顾先生吩咐的,我都是按照他说的买的。”

    王新也很纳闷,为什么又这样的菜,还以为是夫人喜欢,没想到是顾嘉与自己喜欢,但是没有老大的吩咐他也不敢擅自换菜品。

    “好吧。”

    许优和王新又随便聊了两句,驾驶位的顾嘉与脸上已经拉满了黑线。

    这女人刚吃饱,肯定不饿。

    “王新,你没别的事忙了?”顾嘉与喊了一声,打断了两人的谈话。

    “有的有的,夫人,我先走了。”王新这才收住了嘴,冲着许优点头哈腰。

    他倒是挺喜欢这个夫人的,没有富人的高傲,还挺亲切的。

    见顾嘉与的脸色越发阴沉,他只好三步并做两步地逃离了顾嘉与的视线。

    “拜拜~”许优笑着朝王新挥了挥手,转身关上了副驾驶的门,坐在了后座。

    顾嘉与闭了闭眼睛,“不爽”两个字已经写在脸上了。

    “怎么不坐副驾驶?”

    “我为什么要听你的?”许优反驳。

    顾嘉与瞳孔地震,这个女人是不要命了吗?

    许优看了眼后视镜,接收到了顾嘉与愤怒的讯号,低下了头,嘟囔,“你不是也没听我的,不让助理买菜了吗?”

    一句话驳得顾嘉与哑口无言。

    “这两天公司不忙,就让他顺带买买,以后不会了。”顾嘉与向许优保证着,眼睛通过后视镜反观着许优的表情。

    女人轻轻点了点头,神态柔和了点。

    顾嘉与也没再多说,一脚油门就往啬区开去。

    “呼、呼、呼~”

    很快,后排传来了许优的呼噜声,顾嘉与通过后视镜看到许优的头靠在窗户上,胸口有节奏的浮动着,像只小猫一样。

    他扯了扯嘴角,速度放慢了些。

    等到了啬区,许优还没有醒来,她睡得很踏实,呼噜声越来越大。

    顾嘉与黑了黑脸,呢喃:“昨天睡了一天的人是她吧,怎么比我一天没睡的人精神还差。”

    他看了眼手表,此时已经是下午一点半了,微微皱了下眉,迈着大长腿就下了车,打开了后排的门,用手戳了戳许优的小脸,“醒醒。”

    许优睡得很沉,用她后来的话说,就是药效还没过。

    许优蠕了蠕身体,翻过身去,打算接着睡。

    “许优!如果你不想我问你要利息的话!马上醒!”顾嘉与的声音大了点。

    他双手叉腰看着缩成一团的许优,这么睡下去不得睡傻?

    许优一听见“利息”两个字,弹射着坐了起来,她偷偷算过,200万的金额要一笔不少的利息。

    睁着惺忪的睡眼看着顾嘉与,表情还是懵懵的,看来是脑子反应过来了,眼睛还在后面追。

    “拿着包自己上去,我要去处理一些事。”顾嘉与的语气柔和了下来,他有点不忍心。

    替许优教训李思旺的事,顾嘉与可是一直没忘记,他要李思旺去喂鱼。

    “嗯。”许优哼唧了一声,下了车,她刚睡醒不想说话,默默接过顾嘉与手中的行李袋和几包蔬菜,转身走进了电梯。

    电梯合上的一秒,许优朝顾嘉与摆了摆手,“拜拜,忙完早点回来嗷。”

    笑容越灿烂,顾嘉与的心就纠得越紧,手不自觉的握成了一个拳头,这是他第一次主动的为了一个女人要去解决一些社会败类。

    顾嘉与看着许优的电梯上移着,掏出手机打了个电话给王新:“帮我准备公司的车,越快越好,这辆车太慢了。还有,不用带保镖。”

    他老婆的事他要亲自解决。

    王新回复了一句,“明白,二爷。”后,顾嘉与才重新发动大众汽车,往啬区外狂飙。

    第20章秋后算账(1)

    顾嘉与绕过了闹市区,油门猛踩到底,直接飙到了200码,如同一只“陆地飞机”。

    他决不能让李思旺那个罪人溜走。

    原本需要半小时的车程,愣是被他缩减到15分钟。

    “咻~嘶啦~”车子稳稳地停在了顾氏大楼的门口,王新已经站在一辆布加迪威龙车旁等着顾嘉与了。

    王新是个上路子的,他知道老板这次是真的较真了,所以启用了尘封在车库许久的战车。

    顾嘉与清冷的气质与这辆车的适配度极高,彰显着他尊贵不凡的气质和财力。

    他迈着长腿几步就走到了布加迪车旁,坐在了副驾驶的位置,主驾位置留给了更专业的王新。

    王新在正式成为顾嘉与的助理前,是一个专业赛车手,还有10年散打经历,这就是为什么他能够万里挑一成为顾嘉与助理的原因。

    关键时候,王新一个人可以顶10个保镖。

    “二爷,坐稳了!”双手扶上方向盘的王新,不自觉地激发了体内的赛车细胞,一脚油门踩到底,顾嘉与都得往后仰着身体。

    “陆地火箭”的名号非他莫属。

    布加迪威龙在路上疾驰,“嗡嗡嗡”的机动声震耳欲聋,响彻云霄。

    但对于车里的两人来说,不要让那个胆小如鼠的李思旺逃了才是关键。

    “咻~嘶啦~”兰博基尼稳稳的停在了李思旺的别墅门口,路上滑出了两条长长的车痕。

    王新跳下车,按响了李宅的门铃

    “老爷,门口有人在按门铃,要开门吗?”管家通过猫眼看见来人凶神恶煞的模样,连滚带爬地去询问李思旺。

    毕竟这个李思旺在外的仇家不算少,能打发走了就打发走,贸然开门只会苦了老管家的一把老骨头。

    “谁?!你看清是谁了吗?!”李思旺在知道这个消息后,瞳孔地震,手上不断地往箱子里塞着钱,额头上布满了虚汗。

    李思旺虽然胆小,但是不笨,段弘死了,那个姑娘被二爷救了,多半二爷要来找他算账了。

    “我没敢看。”老管家弓着背,颤抖了几下。

    “不过有一个带着墨镜,像是保镖,哦对了,老爷,车牌子是:江B66666。”管家老头细细回想着,把自己瞄到的情况尽量跟李思旺汇报着。

    李思旺双目睁圆,“是不是一张四四方方的脸?左边脖子上有一道刀疤?”语气明显的急促起来,装黄金的手又加快了些。

    “好像是的,老爷。”管家思量了一下,应和道。

    “完了完了,二爷来了!!那是他的保镖王新!!”李思旺瘫坐在地上,手上的钞票和元宝散落一地。

    “你去!说我不在家!”李思旺几近痴狂,坐在地上猛踢着管家,催促他赶紧去回复。

    “是是是。”管家连忙出门,趴在猫眼门口,正对上王新的眼睛,一紧张,“这位先生,我们老爷说他不在家。”

    话音刚落,管家就意识到说错话了,“这这这…”

    王新听到管家的回复,转过头对着顾嘉与,“二爷,他不在家。”

    顾嘉与瞟了一眼王新,能打归能打,脑子不太聪明。

    “踹门。”顾嘉与的表情没有太大的波动,弓箭般的嘴唇只是说出了两个字。

    王新听到顾嘉与发号施令,没有多想,就开始踹门。

    一下、两下,奢华的木门纹丝不动,“二爷,我去找把斧头。”

    管家一听王新要砍门,这是遇到一个狠角色了,连忙打开了门。

    “二爷??”管家一看到顾嘉与的脸,满脸惊恐,裤裆湿了一片,跪坐下来。

    “老爷这是得罪了二爷了?”管家暗语,心里想着:完了完了。

    顾嘉与没有搭理管家,他要修理的人还躲着呢,他迈开大长腿朝里屋跑去。

    刚进主厅就看见李思旺托着两个塞得鼓鼓囊囊的行李箱准备跑路,顾嘉与一个健步踢在了李思旺的背上,疼得李思旺躺在地上抱背打滚。

    “二爷二爷,脚下留情…留情啊二爷。”

    养尊处优的李思旺哪能经受这样的打击,连连求饶。

    “说!谁让你那么干的!”顾嘉与一脚一脚踢在李思旺的背上。

    李思旺昂贵的西装上出现了混乱的45码大脚印,脚脚结实。

    顿时感觉后背**辣的,像是被蚂蚁咬着一样,他知道顾嘉与的来意,讨个说法。

    “是段弘啊,二爷!”李思旺实在疼得受不了了,终于开口道。

    顾嘉与听到李思旺讲话了,稍稍镇定了下来。

    “具体说说。”顾嘉与随手拉了一把红木椅子坐在了李思旺的正前面。

    从王新那个角度看,李思旺就像是一条趴在顾嘉与面前的一条狗。

    “是当时,段弘找我,让我把药丢进酒杯里,要是有人来和我谈商务的事,就让我把那杯酒给那人喝…

    二爷啊,真不怪我,我也是希望能和段家达成合作,一时糊涂了啊…”

    李思旺扶起身来,跪在顾嘉与的脚下央求着。

    他知道要是这次不能让顾嘉与手下留情,那他整个家族都会在江城除名。

    顾嘉与踢开了李思旺,“你最好找个证人出来,不然…”

    顾嘉与昂起头,用手指婆娑着下巴,看了眼李宅背后的那条江,语气轻蔑,“就去喂鱼。”

    江城几乎每个人都知道,顾嘉与能延续顾运良的香火,甚至把顾氏集团发展壮大的原因源于他的心狠手辣,还有他喜欢给鱼投粮。